18新利官网_18新利体育官网_18新利官网登录
新闻动态
  • AG平台 性能旗舰,眼见为实!五模式展现
  • AG平台 原创断供发动机C919等于前功尽弃?
  • AG平台 欧英谈贸易 加拿大模式“躺枪”

你我皆凡人

2019-12-19 17:31      点击:145

  Only by enduring the longest loneliness can the sea of stars be hidden. (只有耐得住最长久的孤独,方能藏下星辰大海。)(来源:经济日报―中国经济网 作者:北京市红字会 999 急救中心驻巴基斯坦瓜达尔港援外医疗队 邢志礼)

  因缘际会,我有幸成为了中国援巴基斯坦医疗队的一员。出发前,对这个国度的认识仅仅是通过网络,前批队员说这里有沃尔玛超市。心想能有沃尔玛超市,应该不会差到哪里。伴随着飞机引擎的轰鸣声,两小时后到达了此次医疗援助的目的地,落地时的那种感觉,绝对终生难忘。冲击自己感官世界的当属机场的行李转运车,它是拖拉机改装的,这是绝对未曾见过的景象。

  在实践医学科学的路上,在这个别样的地域中,还有一位同行者,Alina Liu,是我们这批医疗队里唯一的女性。她一直以自己所特有的方式实践医学科学,并给这个国家带来最美的微笑。但这一路上,伴随她的是时好时坏的脚,来此不久后的脚崴伤到了踝关节,但这并没有影响到她坚持工作,因为我们的存在成为了别人的需要。这个时候,我能做的就是既接待病人,又要照顾Alina Liu。

  物换星移,至此已三个月,除了医疗行为的纯粹之外,在这面对大海,背朝戈壁的环境里弥漫着一丝孤独感。尽管如此,有“沃尔玛”和“Tomorrow”,隔断时间去露个脸,调侃一下。还有那些萍水相逢的患者,在成就自己的医疗实践活动的时候,这种孤独感就逊色了许多。其实,应该感谢他们,因为他们体现了自己存在的价值。

  安顿好一切后,终于有机会可以去一睹沃尔玛超市的芳容了, 满怀期待的踏入这个所谓的超市,映入眼帘的景象颠覆了超市在我脑海中由来已久的印象。寥寥无几的货架,凌乱不堪的环境,铺满灰尘的商品。这样的环境若在国内绝对是市场监管部门的座上宾。然而,就是这么一个连路边摊都算不上的经营场所,在以后面对大海,背朝戈壁的日子,带来了除工作之外生活上的乐趣,尤其是它销售的一种饼干的滋味(折合人民币 0.5元的一种小包装,不过我们是成盒购买,有点哄抬物价的嫌疑),成为我们平凡岁月中的一缕清欢。

  这是个慵懒的国度,没有国内的早高峰。说其慵懒,是因为当地的人总“Tomorrow(明天)”,尤其是沃尔玛超市的售货员。当我们光顾的时候,货总是没有,问他什么时候有,他说:“Tomorrow”,再次踏足,回答依旧是“Tomorrow”,再后来,我直接就喊他为“Tomorrow”,他也欣然接受。来博爱医疗中心就诊的患者,同样也是不紧不慢,闲庭信步,姗姗来迟,更有甚者,来就医时病情已经拖了很久,曾经有位患者来博爱医疗中心就诊时自诉左肩部疼痛,当时我正在处理一位外伤患者,请他稍等一下。在安顿好外伤患者以后,来对他询问病史,为排除其他疾患,对他说:“You need an ECG(您得做个心电图)”。接好导联线,当看到显示屏上的不正常波形时,我倍感诧异,莫非是我接反导联了?我回顾,导联没错啊,这时我想到的这位患者莫非是“右位心”?当把左右导联反接后,波形正常了。我告诉他检查结果,需要进一步检查, 看看有没有其他内脏反位。这时,他来句“I am a doctor,I've never had an ECG before.(我就是个医生,我此前从未做过心电图)”。他对检查结果感到吃惊,也很感谢做这个检查,他了解到自己的与众不同。这也许是医学纯粹性的另一种体现,我不知道当时为什么会让他来做这个检查,或许,这是我在参与实践医学一路走来的一点经验。

  医生,首先要是人。《人间世》曾说:人的一生,决不总是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, 它也隐藏了各种忧愁、尴尬、苟且、伤痛,但我相信,医生可能比别的职业,更容易找到人生的存在意义。

  旧疾未去,又添新伤,这段时间,Alina Liu 出现了严重的过敏反应,即便如此,Alina Liu 依旧笑颜如花。2019 年 12 月 20 日,四川大学副校长来瓜达尔港考察,并莅临中巴博爱医疗中心参观。在医学科学实践的路上,循证医学是不可或缺的。就在一行人参观时,当地一位居民领着自己的孩子来就诊,一个小男孩,六、七岁的样子,右手食指被利器致伤,从孩子家长的描述中得知,这个孩子的手受伤已经一周了,恻隐之心悠然而起,我也有孩子,而且年龄同这位小患者相仿。Alina Liu 忘却了自己为伤病困扰,面带微笑的安慰这个小男孩,同时也在帮我准备清创所用的器械敷料。一切就绪后开始清理伤口,这时才发现,这个小男孩有三个手指受伤,尤其是食指的创面由于没有及时清理已经感染,有脓性分泌物,或许是被消毒水刺激到的缘故,小男孩不愿接受治疗,但Alina Liu 和巴方志愿者一直在安慰他。终于,清理完坏死组织,上药包扎好后,小男孩笑了。这次治疗并不能完全治愈,不知道小男孩还会不会再回来换药?因为,经我处置过的外伤患者回来及时换药的寥若星辰,不知是痊愈了,还是因为别的原因受限?我也在想,当我们服务期限届满后,无数个小男孩类似的患者又将如何?

  医学科学是纯粹的,医学科学的发展需要人来实践,自20年前起我便加入了这个群体。

  We are all ordinary people. We have left our deepest love in this barren land within our power.(你我皆凡人,我们把最深沉的爱撒向这贫瘠的土地。)

上一篇:康得新收法院执行通知书 需向邮储银行支付1.5亿元
下一篇:南昌凯美特医疗器材“一次性使用硅胶导尿管”《医疗器械注册证》被注销